当前位置

首页 > 美文欣赏 > 青梅(五)(原创首发)

青梅(五)(原创首发)

时间:2017-5-9 阅读:1221 作者:琴对谁弹
青梅(一)>>>

青梅(二)>>>

青梅(三)>>>

青梅(四)>>>

青梅(五)正文开始

12号早上9点30分,飞机准时降落在上海虹桥国际机场。

阳光明媚。白薇轻叹一声,“这就回来了。”

老远就看到出站口已经站了一波亲友团。虽然白薇特意嘱咐小天,不能让人知道,但是,这不妨碍小天和他的小伙伴们透露消息。白薇笑笑,对着身边的小天说,“现在起,给你放假,尽情玩,给我借辆车,我就不和你们一起走了,16号早上酒店碰面。不要玩过头了哦。”

“不一起吗?他们知道你回来,都要来接你,而且已经给你设了接风洗尘宴。”

“不去了,我要出去几天,你全权代表我去就好了,替我道谢和致歉。”

“好吧。”小天显然有点儿失落,但也没有多说什么,走到一个帅气的男生身边耳语了几句,然后就见男生拿出一串车钥匙。小天将车钥匙递过来。“注意安全,有事儿随时联系我。”

“知道了。我走了,帅小伙们,再见。”

亲友团一下炸了锅,“薇姐,这就走啊,我们都筹备好久了,你怎么这么狠心啊?”

“今天有事儿,过两天一起聚啊。小天我就交给你们了,帮我看好他哦,瘦了找你们。”

“遵命,薇姐,我们等你啊。”

“好。”白薇看了看手中的BMW车钥匙,笑了笑,径自走了,留下一波闹腾的小家伙们,差点把出站口的工作人员都勾过来了。

一路疾驰。白薇最后在一片茂密的梧桐树下停了车。汐城,我回来了。母校,我回来了。

几年不见,汐城变化很大,汐中也变了不少,若不是两边的这些梧桐树还有路牌,白薇真的怀疑自己走错了地方。

来回徘徊了好一会儿,在犹豫要不要进去的时候,门卫走了过来。是田大爷。


“是···是薇薇吗?”

“是我,田大爷,您还在这上班?”

“是呀,在一个地方待久了,就不愿挪窝了哦。薇薇,大姑娘了,很漂亮,刚刚都不敢认你了。”

“我看你在这儿很长时间了,怎么不进去?”

“我,算了,我不进去了。”

“没关系,现在是上课时间,没什么人,既然来了,进去走走吧。”

“那我登记一下吧。”

“你不用登记,进去吧。”

田大爷一脸慈爱。

“那我进去走走,谢谢田大爷。”

“去吧,去吧。”田大爷笑笑。

汐中是本市唯一的一所初中部和高中部设置在一起的学校。

绿林掩映的校园里,橘子花和含笑的味道交织其中,醉甜醉甜。有班级在上体育课,篮球场上清晰地传来篮球砸地的“咚咚”声。有人在喝彩。白薇不禁循声走过去,找了个格外不起眼的角落的石凳坐下来。是青春的身影。

当年,白薇也会和许浩宇来打篮球的,虽说是打篮球,其实也就是来摸摸篮球,听听篮球砸地地咚咚声,好像那咚咚的声音可以赶走青春里所有的无助与不安。青春期的许浩宇像极了一棵长不完的春笋,不停地拔节,一不小心就到一米八了,让相形之下格外瘦小的白薇闷闷不乐,任何时候和许浩宇说话,都需要仰着头,而仰视,是小白薇很不愿做的一件事。

直到有一天,白薇发现了一个好位置,嗯,就是现在这个潜意识就做下去的位置,一个可以看着篮球场上的许浩宇打篮球,又不用仰视的位置。当年的许浩宇是花了很久才发现这个角落里坐着自己的同桌白薇的。情感故事

白薇想,如果那时候有相机,应该是很不错的一件事儿。可以把许浩宇拍下来,也不至于这么些年,连个照片也没有,硬生生地成了回忆中的人。

许浩宇的名字,记着的人应该不是太多了。白薇身边,从小学一直到大学的都是同学朋友的并不多,所以很多人并不知道许浩宇。可是白薇不这样想,许浩宇,自那一次分班两人成为同桌开始,就是白薇生命中非常非常重要的人。

那会儿,裴老师私底下老开玩笑:你们两个是龙凤胎吧?

学习上,两人亦师亦友,不相上下。学习之外,许浩宇写得一手奇好的毛笔字,白薇呢,画国画极有天赋,两人曾多次代表学校参加各种书画比赛,次次凯旋,领奖台上,总是两人一起的。学校的宣传栏,似乎也是白薇和许浩宇的私人领地,每周一期的黑板报,落款总是他们两人的名字。

都说惺惺相惜,白薇和许浩宇都异常珍稀他们的朋友和对手,分享学习和生活中的喜怒哀乐,相互勉励,相互竞争。可惜时间太快,总以为这样的朋友会一辈子的,梦却在一瞬间醒了。

中考前一个月,许浩宇突然消失了。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,他又去了哪里。晨起到教室的白薇,突然发现同桌许浩宇的桌子空了。就好像这个人就没有来过似的。

白薇一下子慌了,五年的同桌,说不见就不见了,对手没有了,标杆也断了。那几天,白薇满世界地找,却怎么也找不到了。白薇一下子安静了,平时活得那么骄傲的一个人,一句话也不说了,也不再笑了,就那样把自己深深地埋进书本里,好像书本里可以找到许浩宇似的。


有一天晚自习,白薇查英语字典,在五百二十页发现了一封信:

薇:

生日快乐!不知道你是不是在5月20日这一天,打开的这一页。但我当就是了。

抱歉,这样不告而别。

因为没有勇气当面告诉你。

我走了,不要找我,忘记我们的约定吧,如果有缘,我们还会见面的。

不要难过,我喜欢那个爱笑的你。

好好加油,到时候万一你没我厉害了,我会笑疯掉的哦。

万望珍重!

今生挚友:许浩宇  

看完信,白薇蒙了,究竟出什么事儿了,要走得这么急?突然一个念头一闪而过,白薇不顾不顾地,兀自冲出教室,跑到篮球场边上的一个老樟树下,就开始徒手搬起树下的石头来,不出所料,真的不见了!当初说好得谁中考考得好,一起买的《丘吉尔传》就给谁,而现在,不仅是书,连同装书的盒子,也一起没了。骗子,大骗子!

不出所料,白薇中考一塌糊涂。可是没想到,却依然进了汐中的高中部,而且排名不赖。更没想到的是,开学第一天,江陵在校门口等她。

这大大出乎白薇意料,因为中考结束领毕业证的时候,江陵和白薇说,可能要出国了,白薇心里咯噔一下,这刚走一个,现在你也要走了?

“爸妈的意思,让我出去读。”

“哦。”

两人都开始沉默。

在白薇心里,许浩宇和江陵,都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人,虽然,可能性质不是太一样。许浩宇,白薇觉得更像是棋逢对手,没有了许浩宇,整个人都黯然失色了很多,好像,浑身的力气,不知道使向何处。至于江陵,白薇道不出个所以然,就是想让他不要离自己太远,白薇喜欢看江陵稚嫩的脸庞,喜欢和江陵斗嘴。

而如今,江陵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。白薇感觉像做了梦一样。

不是说要出去吗?怎么又不走了。白薇一脸犹疑。

“这不是舍不得你嘛!我喜欢和你们一起,所以,我不走了。”江陵说得及其自然,像解释,又像自言自语。

“叮铃铃···”铃声响起,白薇回过神来,下课了。于是从包里翻出墨镜,匆忙地离开了篮球场,快速地向校门口走去。

这时,操场的另一边,有一个人似是突然发现了异常,观望了一会儿以后,突然快速地超校门口跑去。气喘吁吁地跑到门口,却只看到一辆轿车快速离去,车牌沪A·AR620。

是我神经质了吧?来人思忖片刻,无声地笑笑,然后回到自己的JEEP上,也急速离开了。

   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    关注我们

    二维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