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

首页 > 美文欣赏 > 散文随笔:红尘阡陌的岁月,一指清寒

散文随笔:红尘阡陌的岁月,一指清寒

时间:2016-8-3 阅读:1652 作者:琴对谁弹

旧年的尾声已慢慢敲响,这一季流程又走向终结。叶落归根,纯香飘零,殷红碎落,清寒的时光,在这雪花开落的时节,迎来春意披靡。

——安之若素

我踏着嘀嗒的马蹄,挽着一搵清凉,走过那些时光煮雨的日子,悲和喜,苦或痛,惆怅亦或寂寞,多愁亦或伤感,都是这流程的一路风景过往,色彩将其粉饰的既华丽又平凡,尘封于尘世,菩提云烟,再也不愿记起和回忆。

云卷沐阳,清风缱倦,站在叶落的枝头,细数空灵烟云,或许当初的瞬间约定,千年后便成古老誓言。被风轻拂的衣襟,在陌上风起,陌路花开的日子,静待春暖花开。

拾捡一枚落叶,叶片的脉络还十分清晰,随着脉络索寻,思绪满笺,发现最初的美丽已模糊,荒芜。

红尘阡陌,许是,尘世烟雨,花朝月夜,转眼已成指间沙,然花落之后,光阴一茬,虽,错失夏花之绚烂,也定能收获秋叶之静美。

张开双臂,伸出五指,拥抱菊的淡雅,触摸莲的洁逸,于寒冬深处,于岁月深处,携一抹温婉于怀抱,温暖丝丝薄凉,一半沐浴人间烟火,一半聆听妙音袅袅。

初春踏着轻盈的步子,细碎的琴声,向我款款走来,那一片花海的世界,又将轻染春暖花开。沐浴一抹暖阳,放入时光深处,待下一季清寒时节,明媚阴霾,驱散灰暗。

云卷云舒,漫步于天荒的日子,冬雪染色的枯草,冬风吹拂的清柳,在一月,渐渐苏醒,文人墨客在唐诗宋河的历史曾言语:“杨柳岸,晓风残月,今宵酒醒何处?”同一个时节,不同的空间,有同一种愁绪和情感在曲折蔓延。

披一身唐风,挽一身宋雨,穿行于江南塞北,小桥流水的诗行,北漠孤雁的写意,不禁拿起诗笺,挥霍其上,点滴墨迹,刻下阡陌红尘的世俗,在岁月留白里拾荒醉人画卷。

“绿水碧于天,画船听雨眠”的江南河畔,一曲跃动山河的音曲在舞动,沉醉了浮世,笑靥了红尘。小巷胡同的转角,是充满惊喜和陶醉的物语嫣然,风到了这里就是缠,雨到了这里就是绵,缠绵一季,却温暖世纪。一季艺语,在烟雨中破晓;丁香的幽兰,在静谧的夜洋溢;桥边红药,依旧笑靥嫣然,在等待一场缘分的花开。

油纸伞的幽雅,飘逸雨巷的深处,雨滴亲吻伞顶的边角,溅起水花飞舞,如美丽的泡沫般,一触就破,虽然一刹花火,在看破的那一刻,已绚烂整个江南小巷。在烟花浪漫的时刻,于青石板的尽头,伊人依偎一角,回眸的眼角透着清纯白雪,却又稍带多愁善感。原来这是“垆边人似月,皓腕凝霜雪”的写照。江南画卷,于南方世俗中,为其描摹着色,永不褪那一抹色彩,亘古不变那一许宁静,清雅。美文欣赏

“塞鸿过尽残阳里,楼上凄凄暮角声”的塞北大漠,风雪失去昔日的温柔,残骑裂甲,铺红塞北天涯。情入苦后难回绵,窗间月夕夕成玦,为了一个夙愿,腹化风雪为刀剑,于飞沙狼烟之中,金戈铁马,随风而下。留下半城烟沙,留下满腔牵挂,盼归田卸甲,重捧佳人沏的一杯香茗之茶。断线的纸鸢,结局悲于手中线,北塞天涯,徒留悲添。

孤城空灵,残壁亘古,一度飞沙的湮灭,一抹风雪的覆踏,已物是人非。兵临池下的壮阔,已成千古佳话。几度尘世的轮回,几湘烟雨的乱飐,徒留这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”的荒凉。转世燕还故榻,衔来二月的花,谁的天下,血泪落下。

惊醒,恍然,只是南柯一梦,尘世一遭,坐落静窗,枯枝于眼前,新芽在萌发,新生的希望如朝阳焕发。

一米阳光的温暖,洒在青石板上,刻下今生最曼妙的足音;一束眸光,一颗心,于微雨红尘处,将光阴写进诗行。

原创:安之若素

欢迎关注我们的《唯美精选》微信号:weimei52134

   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

    关注我们

    二维码